快捷搜索:

我以为自己长大了

可是这仅仅是以为

浅浅入睡
懵懂梦见的是

我以为自己很冷
很冷了
不会因为哪小我私家、什么事随意忽略心有波澜

习性了边开着风扇边裹着被子
也不清楚是冷是寒;

依然是接近黎明的一点
我刚刚睡下
因为习性了

躲藏着别人的忧戚的目光
还孩子般的假装人家没发现

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玩起了孩子们的捉迷藏

我以为自己长大年夜大了
成熟了
不会再为思想上的东西束缚

我们按着成年人的规则做着孩子的游戏

习性了睁大年夜大眼睛盯着空洞的天花板
没有什么却如有什么一样寻常

担心我们的风华被淋到

还会想着你说过每一句傻气的话
又好气又好笑

也不在乎随刹车而来的鸣笛声
还嬉笑着缩短了频率加快的要领

屋檐上
玻璃上
还有地面
都被湿润着

13:48

我焦急的找伞
却想起被你丢在人来人往的街角

一丝微光的窗外
淅淅沥沥的雨照旧迟到的落了下来

不在乎路人不一样的眼光

轮到自己寻找时
觅得的却是一湖琉璃般的伤痛

习性了窗帘留下一方缝隙
认为那里还有光亮;

会缘果汁记

所有的悲欢阴晴都摆在茶几上
一览无余

细腻的人洞察到的是别人认为不到的
正好也是最铅灰的

我会很呆的想着
我会无缘无端的

暴躁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